全部分类

成功就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

经典文章 日期:2019-1-23 681 浏览 我要荐稿

文|摆渡人

我认识一个老大爷,70多岁,理发师,街头那种。

每逢大集,都会出现在集头那里,为来来往往的小孩和老年人理发,已经有40多年了。

小时候,每隔一个月我就会跑到集上去找老大爷,花上5毛钱,理个小平头,还能顺便听一段《鲁智深倒拔垂烟柳的故事》,头发理完简单清爽,故事听完回味无穷。

前几天回老家,我去赶集,再次见到熟悉的他。

算起来,我们有20多年没见面了。一是我以前在外读书工作,很少回老家;二是每次回老家也未必会恰逢大集;三是即便能碰巧是逢大集,我也未必需要理发。所以,如果这三点凑巧遇到一起,那我必定会去找老大爷理发。

站在老大爷的摊前,我默默地看着他在为一个5岁左右的孩子理发。

岁月真的不饶人,尤其不饶辛苦劳作的人。

那张一笑就会有鱼尾纹的脸庞,现在不用笑,皱纹就早已平静地趴在脸上。曾经油亮的黑发,现在只剩几根,立在白发中,显得很孤立无援。绷直的脊梁,有了弯曲。轻快的步子,也有了迟钝。但,手头上的剃头功夫还是一样熟溜。

岁月会带走你的一切,唯有技艺会在它的打磨下变得炉火纯青。

“来吧,小胖,到你了。”老大爷还是直言不讳地叫我小时候的称呼。

“大爷你还记得我啊?”对于老大爷能认出我,我还是挺惊讶的,毕竟已经这么多年没见了。

“怎么不记得?不就是以前衣服脏到发亮,每次理发就缠着让我讲鲁智深的小胖嘛。”大爷笑着说。

“是啊!这么多年没见,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呢。”

“不会的。每一个来过我这里剃头的人,我都记得,何况你还是经常来。”说话间,老大爷已经兑好了温水。

我坐下来,看着一眼前的一切。一个木制洗脸架,一个铁制脸盆,一面白色理发衣。

一切都没变。

“现在小胖该叫大胖了,看你脸上这肉,都快浮在脸盆里了。”老大爷一边给我洗头,一边说。

“是啊!胖了不少呢,你还是原来那样,还是那么瘦,要是肉可以分点给你就好了。”我笑着说。

“哈哈,我才不要呢,像我这个年纪,要肉就是要病。”老大爷很有道理地说。

“大爷,你在这有40多年了吧?以前很多跟你干一样活的人,很多自己开了理发店都雇人当老板了,你怎么没有呢?”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

“我觉得这样的方式自由自在,舒服,没压力。像他们那样,还得租店,还得雇人,价格也会高很多。我搞不来,不喜欢那样,我还是希望在我这剃头的人,都是我亲自给做,这样才踏实。”老大爷答道。

“大爷,如果你哪天想开理发店了,我可以给你投资啊。”我觉得老大爷是因为开店需要很多钱,所以这么一说。

“算了吧,我可不想那么累,我就这样挺好的。”老大爷笑着说。

“那好吧。大爷,我今天不想听鲁智深的故事了,我想听你的故事,可以给我讲吗?”我小心翼翼地央求道。

“哈,我这一把年纪能有什么故事,哪像你们年轻人,今天打架,明天旅游,天天都是故事。”老大爷又笑了。

“要不就说说你是怎么干上理发的吧。”

老大爷怔了一会,眼睛微微泛起一丝湿润,但很快就退去。然后,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他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回忆。

腊月二十五,年前最后一个集了。老人都说,年前必须要理发,预示着辞旧迎新。尤其是小孩子,如果不理发会不吉利,来年啥都不顺畅。

我妈难得带着我赶一次集,就是为了理发。把我一人扔在了摊子边,哪里都不让去。

她独自一人去制备年货了。

等妈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我等她有3个多小时了。肚子早已咕咕的叫个不停。

妈妈一来到理发摊,我就迫不及待地去翻腾包,看有没有能吃的东西。而妈妈就去跟理发的师傅结账。

“5毛钱。”理发师傅说。

“5毛钱?以前不都是2毛5吗?现在这么贵了!”

“没办法。一年到头就指望年前这几天赚钱,所以涨价了。”师傅继续说道。

“你涨价可以,你也得说一声,这么贵的价格,谁理的起啊?”妈妈大声说。

“这个还用说吗?一直不都是这样嘛。”

“不行。你这太贵了,我就给你2毛5,多了我没有。”妈妈依旧坚持不多给。

“那可不行。我这理一天了,没有一个是2毛5的。”师傅还是坚持要5毛钱。

“我就给2毛5,你要就要,不要就拉倒。”妈妈扔下钱就走。

师傅上来一把拽住我妈的胳膊,嚷道:“不能走!少一分钱,你今天都别想走。”

“你给我放手。大白天的你耍流氓啊。”我妈急了,说话间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师傅的胳膊上。

“臭娘们,还敢打人。”理发师傅用力一甩,我妈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一头磕在了旁边的树上,瞬间鼓起一个大包。

我赶紧放下手里的吃,跑过去对着理发师傅又踢又打。他轻轻一甩,我也就飞了出去,跌落到我妈的怀里。

“妈,要不给他5毛吧。”我看着妈妈额头的大包,哭着说。

“不给。打死也不给。”妈妈用两眼瞪着理发的师傅。

也许是理发师傅被妈妈的不屈服震住了,也许是看到妈妈额头的大包吓到了。也没再追要钱。

回家的路上,我问妈妈,为什么不理发师傅5毛钱。

妈妈说,“他是骗人的,整个集没有一家涨价,就他涨价。他就是看我们娘俩好欺负,才想多要点。这样的烂人,我就是不给他。”

“这个师傅也太坏了,就为了2毛5分钱还打你,妈妈你疼吗?”我问道。

“不疼。”妈妈一把把我拦在怀里。

讲到这里,我看到老大爷的眼睛再次湿润了。短暂的平静,老大爷又笑着说:“陈年往事不提了,我现在最主要的事就是把头给你剃明白。”

看着老大爷脸上不断泛起的笑容,我知道,他是真的很开心用这样的方式来度过自己的一生。

我掏出10元钱给老大爷,老大爷说找不开,还是5毛的价。

一辈子不涨价,这是老大爷一直以来恪守的准则。

虽然每天只能有十几块钱进账,但他已经心满意足了。在老大爷看来,十里八村的人找他理发,每天都有人陪他聊天,远比赚多少钱幸福的多。

像老大爷这样的人在集市上有很多,或是卖菜的,或是卖鱼的,或是卖香油的……他们一辈子没有什么追求,就是把自己用双手劳动来的成果,换取一点微薄的利益,简简单单,轻轻松松过一辈子。

也许他们一辈子没见过10W块钱,也许他们一辈子都没到饭店吃过一顿饭,也许他们一辈子都没出过县城,也许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飞机……。在他们眼里没有成功失败,只有庄稼收成好坏;在他们眼里没有赔钱盈利,只有自己吃还是拿去卖;在他们眼里没有今天吃肉还是吃鱼,只有家里有啥就吃啥。

忙的时候,起早贪晚,春种秋收。闲的时候,置身街头,喝茶唠嗑。这样简单朴素的生活,多数人一过就是一辈子。

孩子长大了,接他们去城里,他们拒绝了,他们说身边没有熟人,闷得慌。孩子有钱了,给他们买智能手机,他们不舍得,有个老年机用着就够了,反正只是接个电话;孩子回家了,给他们添几件新衣服,他们说还有,一件衣服缝缝补补穿了几十年,不舍得丢。

在他们的人生中,没有灯红酒绿,没有大鱼大肉,但他们有自由自在的生活,他们有舒舒服服的交际,他们有健健康康的身体。谁又能说这样的人生不是成功的呢?

想想那些远赴大城市辛辛苦苦努力打拼一辈子,在外面叱咤风云,抢名夺利,到头来追求的无非也是简简单单,自由自在,舒舒服服过一辈子。

所以,成功不是你拥有多少别墅豪车,也不是你拥有多少金钱美女,更不是你认识多少高官富商,而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

本文地址:http://www.dyulu.com/chenggongjiua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