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成全不了爱情,就先成全自己

其它文章 日期:2018-12-19 1,229 浏览 我要荐稿

有时候,如果爱情得逞了,你就永远翻不了身了。

《匆匆那年》热播后,朋友圈里总有人刷屏。当年《致青春》上映时,也有不少人在缅怀青春,仿佛这辈子干得最漂亮的事,就是活着度过了十八岁。

有90后朋友戏谑道:“凡是青春片儿都打胎,想不到你们那代人也挺开放的!”

并不是,我们那代人不是这样的,那时候谈恋爱比较有诗意——相爱的人会写情诗,而不像现在的人只发微信,只会在朋友圈里转发各种心灵鸡汤;那时的人们习惯用诗歌来哭或笑,在书签上写诗,记载光阴的故事。

和现在一样的是,那时的爱情,也有迷茫和孤独。

当时的大学校园里流行一句话: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大家都在拼命摆脱孤独,于是纷纷与爱情邂逅。有些人轻而易举地得到,又轻而易举地失去;有些人求之不得,却又无计可施。

我们班的文艺委员小徐,是个娇小玲珑长相甜美的女孩,有着傲人的身材,脸上总是带着娇憨的笑容,很多人都喜欢她。

她成绩好,又多才多艺。第一次参加校园艺术节时,她穿着超短裙紧身衫亮相,且唱且跳,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台下男生都差点流鼻血。从此她全校闻名,追求者无数。

小徐的追求者中有个坚定分子,名叫小树,他有着浓密的睫毛,看上去有一种孩子般的天真。小树对小徐相当体贴,冬天送围巾和帽子,夏天送冰棒和遮阳伞,考试前送复习资料,体能测试前送巧克力、葡萄糖,连小徐的生理期,小树都会送上红糖水——这是他花了不少功夫从小徐室友那里打听到的。

虽然小树像忠犬般地追求着小徐,可她并不为之所动。他不是她要的那个人。

到底要找什么样的男生呢?她自己也不清楚,但她知道,要找有钱人。

她母亲患有慢性病,日常花销很大;父亲多年前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她还有个双胞胎弟弟,正在老家复读,准备考取更好的大学。这是小徐的真实境况,可她却难以对外人讲。有一次,室友当众指责她寡廉鲜耻,她才说出了这一切,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她娇小的身躯竟然承受着这么大的压力。

她自嘲地说:“我怎么敢接受别人的追求?又有谁敢承担这些呢?”

小徐的弟弟如愿考上了南京大学。她也升入了大二,并开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兼职,给一个老板当私人秘书。消息是她舍友透露给我们的。

“什么秘书,不就是当二奶吗?人穷就下贱!”

“人穷也有志气不短的,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舍友陈冰抬起头,冷冷地回了一句。

陈冰是个穷横的女孩,与小徐相比,她的家境更窘迫。小徐的母亲还有一份工资可以拿,而陈冰连一件可以穿出来见人的衣服都没有。

你很难想象,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的大学里,还有这样的女生:全身内外穿的都是亲戚接济的旧衣服,日常生活费用全指望奖学金和助学金,大学学费直到毕业两年后才还清。她入学前没有穿过内衣,没有用过卫生巾,更不要提高跟鞋和化妆品了。

陈冰从走进大学的第一天就开始了勤工俭学,白天在食堂帮厨,晚上打扫教学楼的卫生间,周末去做家教、摆小摊卖东西……

陈冰和小徐都是穷人家出身的女孩,却是两种不同的人。

小徐很快用上了雅诗兰黛,身穿高档套裙,有着车接车送的待遇;陈冰穿着寒酸的衣裳,在自习室里啃着馒头复习功课。可有一点是相同的,她们都拒绝了校园的爱情。小徐拒绝了小树;而陈冰拒绝了小张,一个老实憨厚的男生。

毕业前,陈冰考取了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研究生。她用金光闪闪的荣耀掩盖了曾经的寒酸与不堪,终于扬眉吐气了。

通知书下来那天,全寝室为她庆贺,她喝醉了,第一次在我们面前哭得像个女孩子。

她说她想和小张谈恋爱,可是她要不起爱情。老天只给了她奋斗这条路,如果让爱情得逞了,她就永远翻不了身了。

理智总会让人感到有些冰冷,只是在这样的处境下,能安身立命也许是一个人最大的事情。对于这个在生存重压之下的女孩来说,她再也没有余力去经营一份感情。

在物质基础还没能满足生存要求的时候,爱情显得如此奢侈。

那天我们跟着哭了。

小徐挥霍了四年青春,最后还是和那个老板分开了。据知情人说,老板的家人介入,晓以利害,可能又加以威胁,老板和小徐都撒手了,关系来得突然,结束得更突然。

小树以为自己又有了机会,没等他展开第二轮攻势,小徐就已经开始了一段火热的网恋,对方是在北京工作的IT男。

大学毕业时,她直接将行李投寄到北京,随后,人也北上投奔爱人,从此杳无音讯。而再次失落的小树,醉得一塌糊涂,被送到医院,抢救半宿才恢复了意识。

小树恨得直抽自己嘴巴:“我真是太傻了!”

是太傻。

因为孤独,要去爱;因为爱,更加迷茫。于是拼命去刷存在感,四年就这么轻飘飘地溜走了,他的青春除了悔恨一无所得。也许你认为,用时间去证明爱情是值得的,可我却永远记得陈冰的一句话:“如果爱情得逞了,我就永远翻不了身了。”

这句话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爱情竟然成了人生的阻碍!这是怎样一种残忍?

可相爱中的人从不这么想。他们只会在想爱的时候去爱,不爱的时候颓废、悲伤、郁郁寡欢,却从来不去问问自己的心:除了爱和不爱,我们还能做什么?

有位作家这样说恋爱中的女人,“她的英雄之所以盖世,是因为她的世界太小了”。换成李碧华的话来说,就是“当初惊艳,多半是少见多怪”。这两句话对男人同样适用。

爱情是珍贵的,可也要分时候。当你的本事撑不起你的奢望时,你恐怕驾驭不了爱情,只有等着被感情伤害。如果败给爱情,你失去的不仅仅是感情,还有一个本该更好的未来。此时,你最应该做的就是充实自己,建立自身价值。当你足够好,才会遇到最合适的人。

作者:方芮

本文地址:http://www.dyulu.com/chengquanbua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