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父母的唠叨

亲情文章 日期:2015-7-12 506 浏览 我要荐稿

5月底,回了一趟老家。这个家,一般我一年只回一两趟。

因为坐长途大巴,到家已是深夜,一上床,很快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房间里有些许响动,我想,也许是老鼠进来找吃的了。

没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大概是老鼠出去了,鼻孔却钻进缕缕馨香。我爬起打灯,灯没著,却引来父亲的声音:家里蚊子多,睡不著吧,刚给你点了一盘檀香。

心放了下来,于是躺下继续睡觉。

没多久,房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门又被轻轻推开。我抬头问了一声:“是爸吗?”

“嗯,这两天特别热,刚刚又突然停电了,给你把扇子扇扇风吧。”父亲正拿著一把大蒲扇进来。

“哦,家里电源老不稳定,我都习惯了,你快去睡吧,别操心我了。”

父亲把蒲扇放到了我枕边就退出去了。

父亲走后,我扇著扇子再也睡不著了。四周很安静,使隔壁的喁喁私语更加清晰。

父亲:“我再给她送个电筒吧,万一她一会要上洗手间呢,傍晚吃饭时还听说她肠胃不好闹肚子疼呢。”

母亲:“你老往她房间里走动,让她怎么睡觉?她昨天一晚上没休息好,别再折腾她了。”

父亲附和著:“说的也是。”

大概沉默了5分钟,父亲又出声了:“我还是送给她吧,如果她半夜起来找东西,黑灯瞎火的,怕摔著了。”

母亲反对,嗓门里明显夹著点压抑的愤怒:“你真是的,半夜她还能起来找什么呢?别再去了。”

父亲也不示弱,回斥她:“你小点儿声,这么大声还不把她给闹醒了。”

争吵的声音顿时细了很多。

隔壁的我就像在听一出戏,又好气又好笑。

扇扇子的手累了,不知不觉就没了意识。等我醒时,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没有上班时间的束缚,没有工作的烦恼,家里,真的是一个最好的度假所。我静静享受著家里暖洋洋的气息,赖在床上不愿起来,却又不得不下床,因为,我父母又登场“唱戏”了。

父亲:“叫她起来吃早餐吧,10点多了,不吃会饿坏呢。”

母亲:“你就由著她睡吧,难得在家休闲放松一两天。”

父亲:“吃完可以继续睡觉嘛,伤了胃可不好。”

母亲:“你怎么这么烦,她正睡得香呢。”

“爸妈早!”我梳著头发走出房门打招呼,外面的两老立刻换上了雏菊一般的笑容,几乎异口同声:“昨晚,睡得可好?”

“好,好,很好。”我啄米般地点头。然后,习惯性地拍拍肚子,夸张地喊:“我肚子饿啦,你们弄了什么好吃的?”

变戏法一般的,父亲手里居然变出一瓶牛奶和两个松子面包出来。面包显然是刚从烤箱里取出来的,散发著浓郁的香味儿。我诧异得睁大了眼睛,这可是在老家乡下,老家的早餐不是喝粥就是吃隔夜的炒米饭。

“爸,现在这里都跟外头一样,早餐都兴喝牛奶吃面包了?”

“哪里是,我和你妈都在想,你在广州吃惯了那样的早餐,小镇上也能买到,就给你买了。平时家里哪舍得吃?”

“就是,你电话里不是说喝牛奶能美容增白吗?这里的牛吃的都是鲜嫩的青草,产的奶可比外面买的好喝。这不,为了买鲜奶,我们一大早就爬起来去排队,那时你正在梦中呢——”母亲还要说下去,父亲扯了扯母亲的衣服,母亲立刻打住,催我喝牛奶,不停地问:“怎样,味道怎样?”

“好喝,好喝。”我低下头,拼命吸瓶口。还剩大半瓶时,我的喉咙呛住了,把牛奶都喷出来了。

“怎么了?”父亲紧张地看著我。

“你喝一口试试,就知道了。”母亲命令父亲,父亲马上接过瓶子,凑前抿了一小口。母亲很严肃地盯住父亲问:“味道怎么样?”

父亲说:“很香甜呢。”www.dyulu.com

我对母亲说:“父亲味觉失灵,你再试试。”

母亲狐疑地看了看我,接过瓶子也喝了一口。

“没事,好喝著呢!”母亲对父亲大声说。

我“扑哧”笑出声来:好喝你们就把它喝光吧。

父母亲大眼瞪小眼,忽然明白过来,接著,父亲干咳了几声,说:“孩子妈,我不爱喝,你把它喝了吧。”随后进了里屋。母亲擦了把眼睛,把瓶子递给我:“我也喝不惯,还是你喝吧。”

我的喉咙里像卡住了什么似的,忽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作者:如水   文章出处:现代女报

本文地址:http://www.dyulu.com/laodao.html

浏览有关: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