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你无须羡慕,你过好自己

经典文章 日期:2019-4-19 435 浏览 我要荐稿

近日,EssenaO’Niell正式宣布退出社交平台,关闭了她的Tumblr,YouTube和Snapchat账户,并且把Instagram用户名改成了“社交媒体并不真实”,这一举动让追随她的50万粉丝大跌眼镜。用她的话说:当你们看到我每天不经意的po图,却没看到为了这一张图,我要化几个小时妆、凹多少造型、拍多少次才能看起来美得毫不费力,然而!”

这之前,她几乎把自己的美图晒遍了社交网络,晒身材、晒餐饭、晒衣服、晒酒店,她似乎是那个出入皇家贵胄的小公主,姣好的容貌、魔鬼的身材,无须为了几百美元的周薪而头脑发怵,她的社交圈,简直就是“你负责貌美如花,反正有人帮你赚钱养家”。然而,EssenaO’Niell的这一次退出,自然有人说她过去的“浮夸与虚伪”,但一个原本高不可攀的瓷器最后自己开口告诉你“我只是一个普通花瓶”的时候,倒是惊醒了那些还在别人的世界里纸醉金迷妄想奢华的人:我何须羡慕别人?我只是不知道而已。

我们对于不同于我们的世界的人,总是会格外好奇。比如我们会意外那些住着茅草屋,每天捡垃圾的孩子,他们是如何在没有玩具、没有奶粉的日子中,一天天自如地长大。当然,这绝对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们会更注意于那些无所事事,却日日穿着华贵衣服、化着好看妆面的人,永远有晒不完的阳光、喝不完的咖啡、出席不完的宴会以及有人鞍前马后,而她只负责扭动着腰肢,摘下墨镜sayhello。也不是我们虚荣,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来一个轻而易举的繁华,而不要千辛万苦的平凡”。

你有没有记得,读书的年代,每个班上都会有这样一两个学生——他们每次上课都无意于老师讲什么,在学校里玩得疯狂,还早恋,迟到更是常常的事,甚至于你们在自修课认真做作业,他们依旧在看那些被老师判定的禁书——与考试无关的书,可在任何一次作业或是考试的时候,他们的分数却遥遥领先于你们。于是,老师一边放任自流,一边激动地以为寻找到了天才。而这些学生对外的口径是:学习是什么东西!晚上做完作业就睡觉,绝对不熬夜,早上睡懒觉一定得赖到上课前啊。当时,我们班就有这样的同学,一时成了我们的偶像——仿佛他们天生为读书而生。有些同学开始模仿他们,不交作业、早恋、上课睡觉,结果成绩一落千丈,这样一来更认定了一件事“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不学习的资格,只有天才才是”。可一次家长会——我们那个时候流行学生和家长一起到班级听讲,一个“天才学生”的家长在上面一开口,让我们大惊失色:她每个晚上都要读书到2点,每天早上6点起床,每一次老师需要背的课文一定倒背如流,每一次错题她都摘录下来写进错题集。家长以为是在传授她女儿的成功秘诀,得意忘形,可我永远忘不了所有人看着她的眼光,那是一种像是受到欺骗以及凌辱终于得到大反转的快意,而那个同学被撕下面具后的许多日子里,开始和我们一样,中规中矩地活着——读课文、做作业,不再迟到。

许多人喜欢伪装自己是一种习惯,她会有意无意地传递一种你不可到达的光鲜感。他们并不是心怀恶意,只是希望能够在别人的羡慕中获得一种自我的肯定,哪怕是虚假的,哪怕是海市蜃楼,只要在你们看到的那一刻,说一句“羡慕”,他们就会得到意外的满足。而我们也在不经意间成了他们的帮凶和支持者,我们并不知道这是不是“皇帝的新衣”,却用自己狭隘思维中对于高不可攀生活的向往来告诉她们“简直美极了”。

前些日子,闺蜜说:H小姐离婚了。那一刻,我几乎把握在手中的咖啡都要丢在地上了。她说,再来个劲爆的,她其实半年前就和他先生分居了。这件事,自然是H小姐的同事告诉她的,因为一个月前,面对H小姐的时候,她还可以谈论她的先生淡定从容,我似乎看不出他们之间有任何的嫌隙,依旧是朋友圈里那对恩爱的小夫妻。H小姐是个普通家庭的姑娘,长得不美,成绩也很一般,但她这个人爱慕虚荣我是知道的。我们读小学的时候,有一天,H小姐坐着一辆豪华摩托车来上学,要知道,90年代中期的一辆豪华摩托车比现在的奥迪奔驰还拉风,我听到H小姐跟旁边的同学说:这是我爸。说实话,那时我就直觉这个人看起来不怎么像他的父亲,因为太年轻了,顶多是一个亲戚。和H小姐上学是一路的,后来,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四十开外的小老头,穿着中山装用自行车把H小姐带到弄堂里。H小姐在弄堂里下车后,就喊着:爸,快走快走啊!她的父亲像做错了事一样,蹬上自行车消失在弄堂里,然后我看到H小姐慢悠悠地扭动着身子上学。这件事算是我心底的一个小秘密,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提起过,但至此,无论H小姐怎样吹嘘自己有如何优渥的家境,我都只是随便应和,一笑了之。

H小姐嫁得好是真的,不过没有她晒的那么好。H小姐很争气,毕业的时候,成功进入了体制,成为了中学老师,然后又在一次聚会中认识了她的官二代前夫。“官二代”除去社会背景外,至少代表了能够给予未来殷实的家境,能够过上小康生活,认识一大群上流社会的人士。于是,这之后,H小姐的朋友圈里,几乎隔一段时间就是晒吃、晒国外海滩、晒空中花园、晒各种富贵生活,当然,还带上他老公。身为女人,我和闺蜜都很是羡慕,毕竟除了干得好,女人嫁得好也是极为重要的。朋友圈刚起来的一段日子,下面清一色地留言:“真是羡慕你啊”,不过后来,就越来越少了,女人的嫉妒心也是可以从羡慕转化的,我听说,也有人屏蔽了她。老陈每每看到我在看她的状态时,总是说:我们过好自己的,她们过好自己的,彼此不相干,老婆,你说对吧?好在老陈待我也算不错,所以我也几乎是点头同意的。

闺蜜说,你有没有觉得朋友圈里的H小姐俨然是一个富太太,其实,H小姐天天晒各种吃、各种玩,也很遭他老公嫌弃。许多家庭反而喜欢低调奢华有内涵。H小姐一直像个暴发户,刷信用卡、买衣服、换手机,频繁地跟买菜一样,焉知她的奔驰是她自己贷款买的,她的澳大利亚游是分期付款的,前一个iPhone6还在信用贷款期,而所有欠款都是她自己在还,还有她的父母那点养老金也帮着还,真是快被拖垮了。

然后,我的眼前又浮现出小学时候那张他父亲苍老而害羞的脸,伛偻着背消失在弄堂里。

我不加以最坏的恶意来说H小姐,我也安慰过她,因为她所构建的幸福日子,哪怕虚假,并没有对我有任何伤害,如果非说有什么伤害,那就是有一段日子,我常常觉得心里有一点点小失衡来自于人类最初的不甘心被比较。不过相较于她日后卸下面具,赤身裸体地展露在我的眼前,我觉得那才是对她自己最为至深的疼痛。

和老陈在一起后,我就很少羡慕别人。倒不是他给了我什么优渥的生活条件,是因为老陈的定理里有一个“幸福关门法则”,别人幸福的时候,关门,过好自己;自己幸福的时候,关门,过好自己。简言之,别人的幸福与自己无关,而自己的幸福也与别人无关。允许偶尔晒一些无关紧要的幸福,但绝不虚伪、绝不奢华、绝不添油加醋,绝不把几百元的仿真包当万元正品晒,也绝不在自己入住五星级酒店特价房间时趁扫地阿姨不注意溜进总统房拍一张游客照,自然了,也一定不把自己P在任何高大上的场景。

这个世界有两种幸福,一种是别人眼里的幸福,一种是自己心中的幸福。前者的幸福是别人雾里看花。此时,你可以是真实绽放的绚烂,也可以是一朵假花插在并没有绽放的花蕊。只是绽放的花,雾散后,拥有触手可及的生命的温度,而后者,只有佯装的花挂在枝头流露出真实的虚伪。至于自己心中的幸福,就是从来不需要别人赞美,就算孑然一身,只要偶尔想起某一个温暖的细节,都会莞尔一笑。

别人的日子未必是真实的日子,而你的日子才是真实的日子。这于幸福,也是一样的,幸福本来就是无可比较的,你当下是否幸福就是你的幸福。我曾经在火车上见过一对老夫妻,他们坐在我和先生的对面,在饭点的时候,老头拿出两个冷饭团,然后从饭盒子里夹出一些干菜,他们干菜的量都是自己夹的,彼此都觉得自己的干菜量才是与冷饭团的完美搭配,于是呢,你吃我两口饭团,我吃你两口饭团,等吃完了,高兴地抹抹嘴,靠在肩头睡觉了。

这一生,我们常常犯一个错误,就是喜欢在行走的时候左顾右盼,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是为了看看身边的人是不是比我们过得好,甚至于穿墙走壁、望穿屏幕看看那些和我们一般的同龄人过得好不好。我们总是会迷失于此。看到他们在华灯初放时在城市的最高处享用吃这座城市最贵的料理,却忘记了夜深人静时,她们独自一人在键盘前不眠不休;看到他们光鲜亮丽地出现在相片里,却没有见到他们也为此节衣缩食,只为一套五位数的外套;他们也无数次迷茫于自己的生活,徘徊在十字路口,你以为他们只是吃饱了大餐后,闲来散个步而已。她们给你的假象,你通通化作自己未来的幻影,在自己的生活中自怨自艾。

我永远相信一句话:幸福,从来是比较级,也从来不是比较级,它只是你生活中最朴实的存在。那把下雨时候的伞,那双走累了时候的手,那顿互诉衷肠不醉不归的夜宴,那个可以彻夜深聊的人,以及所有,那些所有触手可及时的温暖。这些生生不息,不离不弃的,才是你握得住,并该甘之如饴的生活底气。至于别的一切,只是一段短暂的电影,影起,观看,影灭,抽离。仅此而已。

作者/谢可慧

本文地址:http://www.dyulu.com/niwuxua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