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日耕九百亩,夜读五千年

其它文章 日期:2018-9-16 558 浏览 我要荐稿

诗人羊令野曾有联云:日耕九百亩,夜读五千年。

他解释说:“盖我循例每日晨起,必写九百字即九百个格子,亦九百亩也;人如老圃,乐在其中,入夜则孤灯人影与五千年相对耳。”

他又进一步说明:“这五言联读来似乎遣词夸张,其实那就是把生命,握在手里看个仔细,摩挲不辍,如此的,自我关照一个跳跃的灵魂。”

这真是令人羡煞的,一种高洁雅致的情趣啊!

高洁,是因其淡泊自甘的品性。淡泊,是自古以来贤人智者,孜孜以求的意境,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云野鹤,是清静无为,是“恬淡志安贫”。

雅致,是源自享受孤独的境界。孤独,并不是时下流行的无聊的无病呻吟,而是“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的幽深悠远,是清高脱俗,是“静坐无丝挂”。

在如今这个流行浅薄的年代,在我们顾此失彼的忙碌人生中,如果能够保有如此简单,却有丰富的情趣,实在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本文地址:http://www.dyulu.com/yanglingye.html

浏览有关: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