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和自己的心单独在一起

经典文章 日期:2019-4-28 410 浏览 我要荐稿

人到中年,不再爱凑热闹。节假日,大街上人头攒动,旅游景点人满为患,人们总是习惯于往人多的地方挤。而这种时候,我更乐意坐在书房里,和自己的心单独在一起。

我一向不喜欢在旅游旺季去旅游,也不喜欢跟随旅游团去旅游。这种扎堆式的旅游,热闹倒是热闹,但整个行程无非是上车睡觉,下车吃饭、撒尿,到了景点就胡乱拍照。我喜欢和三两个真正合得来的好友结伴旅游,或者干脆独自去旅行。即便是和好友外出旅游,我也会给自己寻找一些独处的机会。和他人在一起有说有笑地看风景,心是难以安静下来的,只能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唯有独自面对山水,让自己的心贴近山水,才能真正感受到山水的意韵,体悟到山水的真谛,有时候甚至还会心生感动。

我特别享受这样的时光:拣一块石头,独自与玉山相对而坐。玉山将一面峭壁陡立于我的面前。一团团白云从幽深的山谷里缓缓升起,在峭壁前轻轻蠕动,不时变幻着各种形态。我默默地看着那些洁白的云朵,想象它们是什么,它们就是什么。崇山峻岭之上,到处生长着四季常绿的树木,密密麻麻的,叫我无法分清哪一棵挨着哪一棵,只有大片大片的绿跃入我的眼帘。我闭上眼睛,依稀听见松涛声、溪流声、鸟鸣声自丛林深处流来,渗入我的心底。

天晴的日子,当夜幕缓缓拉下,我喜欢沿着离家不远的竹陂河快速行走。行走时,无须与人结伴同行,这样可以省去由于步调不一致,你放慢脚步等我、我放慢脚步等你的麻烦。更重要的是,独自行走的时候,能和自己的心单独在一起。我可以静下心来,一边行走,一边思考自己当时感兴趣的某个问题——或是关于人生的,或是关于教育的,或是关于语言文字的。当然,我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只是让身心畅快地沐浴晚风的清凉。

节假日,或者是雨雪天的夜晚,我喜欢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随心所欲地读点书。我读的书很杂,既有所谓的有用之书,也有所谓的无用之书。有的书我读得很快,一目十行,率性浏览,遇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才让目光变得从容起来;有的书我读得很慢,面前摆放着厚厚的工具书和参考书,慢慢地读,慢慢地想,书的空白处被我圈点、批注得密密麻麻,仿佛地图册一般。读书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最好的状态无疑是和自己的心单独在一起。这个时候,没有琐事的干扰,没有电话的打搅,生活的压力、人生的烦恼都暂时被关在门外;这个时候,只有自己的目光在字里行间惬意地行走,只有美丽的方块汉字载着自己的心在静静地穿越时空。如果有兴致,此时还可以泡上一杯绿茶,一边品味茶的清香,一边品味书的芬芳,那种感觉更是美妙。

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我们固然都有忙碌的时候,固然都需要与他人交往。但我们不必总是忙忙碌碌,有时也需要留点时间,安顿自己的心灵;我们不必总是和别人热热闹闹地在一起,有时也需要留点空间,和自己的心单独在一起。

曾经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考察队前往原始森林考察,找了当地的一个印第安人当向导。这个向导带着考察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三天后,第四天坚持要停下来好好休息。有一名考察队员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得让脚步停下来,等一等,让我的灵魂跟上脚步。”

还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宫本武藏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剑客,柳生又寿郎拜他为师。学剑前,柳生又寿郎请教老师:“以我的资质,练多久才能成为一流的剑客呢?”宫本武藏回答:“至少10年。”柳生又寿郎急了:“时间太长了!如果我每天增加一倍的练剑时间,那需要多久呢?”宫本武藏回答:“也许需要20年。”柳生又寿郎更急了:“如果我每天夜以继日不停地练剑,那需要多长的时间呢?”宫本武藏回答:“如果是这样,你这辈子恐怕再也没希望成为一流的剑客了。”柳生又寿郎心生疑惑:“为什么会这样呢?”宫本武藏耐心地解释道:“要想成为一流的剑客,不能眼睛只是盯着剑,还必须留一只眼睛给你自己。”

两个小故事,很是耐人寻味。在这充满竞争的年代,在这人心浮躁的年代,我们有时需要让自己的脚步停一停,让自己的心静一静,留一只眼睛反观自己,和自己的心单独在一起。只有这样,才会使自己的灵魂跟得上自己的脚步。

本文地址:http://www.dyulu.com/hezijiai.html

浏览有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