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一个故事

爱情文章 日期:2019-6-30 240 浏览 我要荐稿

"这是最后一叠讲义了,"彬拿着讲义对她说,和她一起去收拾那边的桌子。才几分钟,彬属于了这边,而她就属于了那边。她走在彬后面,知道这个教室将不再属于她,那张课桌,唉……那张课桌……她依然记得那天的彬神色黯淡,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哑了,他帮她搬了所有的东西,不停地搬着,似乎是为了解脱,他坚决不让她搬任何东西,他说,这,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女孩就只能坐在那张快搬空的课桌前,让泪自由滑落。

就是在这张课桌上,彬每天给她讲解题目,这样的"约会"成了一种习惯。彬是班上既聪明又帅气的男孩,成绩总是排在前面,而她是一个文静但不漂亮的女孩,可他告诉她说,她很可爱,他就是为了她的这份"可以爱"才那样主动"发扬"学校风尚的。

她和彬的"约会"从来就有时间、地点的,每天,谁都会守约,直到女孩要搬到那个文科班的教室。她会问他问题是因了那次"巧"遇。她每天都是在散完步后回教室的,但那天想到还有一份试卷没做完就有些难过。可散步是她唯一能让自己轻松下来的时间。虽是高一,可功课满满的,还好学校准许每天傍晚有一个小时可以走出校门外的,这段时间被同学们戏称为"放风"。而这一个小时对于爱大自然的她也就特别珍贵了。学校周围那片未被开发过的菜地仿佛是她私人的,那里很安静,又有点农村的气息,她几乎每天都伴着夕阳来次独酌。

春天的花开得热闹非凡,她爱极了这片黄色的青菜花,花瓣在温柔的斜阳里随风摇摆,或许,这就是一种娇嫩生命的骚动吧。在这城市里,即便在农村,这菜花也是很少能引人注目的,而她不,她研究了每个花瓣,细细品味它们的美丽。习惯地坐在田埂上,面对这片无人理睬的黄色,突然间就有了一种感动,被自己,被这花,或者被心情。夕阳西下,她迷醉了,是春天的黄昏。"快上课了!"有个声音响起,她以为是自己在下意识地说话,可能是太紧张了,连在这样专注的时刻,念念不忘的还是上课。生活总是显得被动了些,这应该是高一女生的无奈和忧伤吧。

还有十五分钟,那就再坐五分钟,只五分钟!她看看表,说服着自己。于是她没动,好好享用这五分钟,回去面对高过头顶的书和试题,真的有些害怕。

"你不走就迟到了。"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你在这足足坐了四十五分钟了,有什么好看的?"是彬,她觉得有些诧异,他也会有心情来这儿看花、看草?她觉得他是连散步都不会的那种人,毕竟是两个层次上的,她与彬接触甚少。"你也来这儿散步?"口气是十二分的不可置信。

他笑了,露出两个酒窝,很漂亮,是会迷倒女孩的那种。"为什么不可以?"他竟突然想逗她。

"没,没什么不可以,只是……"她有种莫名其妙的恼怒:为什么要解释?就象她问他会来散步一样没理由,况且是他来侵入她的"地盘"的。她不说话,瞪着他的眼神(他后来告诉她)像个淘气的娃娃,根本没有杀伤力。画面当然有些美:远处是夕阳偏斜,在一片菜地里,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较着劲。

一分钟,十分钟,又像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呀,上课了,这下真的迟到了"她醒过来似的。他怎么可以这样,不仅夺走了她的五分钟、地盘,还害她迟到。她有点生气了。"知道你是个好学生,偶尔迟到没关系的"彬从从容容地笑着。

"你没关系,我可有关系,数学题还有一大堆没做呢!"她决定不理他,没回头就往路边跑。

"汽车呀!天哪,等我!"彬跟着她以防她会不顾一切,甚至急驰的汽车。或许,他是真的替她担心,可她不喜欢有人命令,即使是好心。

跑到教室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又有一股春天的燥热。教室里安静极了。这下可糟了,班主任一定在的。她低头走进了教室,不敢看老师一定生气了的脸。这次死定了,更糟的是,还有彬跟着,同样地气喘吁吁,同样地带着春天的味道。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暴风雨就要来了"

可那天没风也没暴,老师看看她又看看彬,想说什么又没说,便退出了教室。这些像极了一场没有对白的电影,而同学们也"心照不宣"地高深了起来。同桌指指她的鞋,又指指彬的,两个人似乎逃不了,鞋上同样质地的泥土正在得意地昭告天下呢–他们从同一个地方回来,真是"巧合"。她怪彬了,甚至有点委屈的情绪。

"约会"却从那晚有了开篇……

晚自习下课后,彬带着他"狡黠"的笑走过来问,她是不是一直都在等着受训。她说自己没有错,也根本不怕。她的措辞以及潜台词的意思他不会不懂的。她虽然静,但却不轻易屈服,尤其是对这样一个骄傲的男孩。"迟到了还不认错,还算什么好学生呀?"他是铁定故意来惹她的吗?"这很关你的事吗?你不是也迟到了吗?"女孩突然没有了刚才的尖锐,温柔的声音让她自己都觉得不自然,她故意想看他还能用什么招。女孩其实这时是很生气的。"我知道你生气了,我是来问你想不想要一个免费家教,你有什么问题来问我好了,我是诚心的。"彬就是这样自信着,自信地以为她一定会问,甚至会懂他的意思。而她真的拒绝不了。管他呢!问到了就是自己的了。彬讲得认真极了,仔细又耐心,那几道难题在他的笔下变得单纯。那天他们同时走出熄了灯的教室,那晚,他们知道,天空如深兰色的宝石般地纯净、剔透……以后的每天他们都会如此的守时,这样的"约会"成了一种习惯。

教室里静极了,音乐也就显得更加突兀……

女孩生日那天,没告诉任何人。她想,如往日一样平静地度过自己十六岁的生日吧,不需要卡片,不需要蛋糕,十六岁的她已经开始思考人生,已开始长大,她想静静地等待十六岁的到来。早早地回到教室复习功课,明天就要期中考试了。高中生活最主要的当然是考试,谁也逃不了。彬一直努力地让她与他共同进步。每天不厌其烦地讲着,一遍又一遍。女孩总觉得好象欠了他一些什么,他太认真,太热情,整整半年了,从春到秋,如今就要步入冬季。她只能点滴地记着。彬总说,他真的很开心,很愿意为她解题。她每次总是感激地点点头,谁又能肯定里面只有感动呢?每天,晚自习后的时间,彬都会坐到她的位置上,认真地演算,讲解。女孩有好些次看着笔尖的转动,渐渐地模糊,女孩应该觉得很幸福的,有这样一个男孩帮她。

女孩已经埋入书本,开始用心地念书了。夜幕渐渐地合上,最后一丝余辉也将要被淹没,教室里也已坐满了人,都在争分夺秒地啃书本。期中考试呀,谁也不愿落后,况且考后就分文理科了。女孩的心中却有所期盼了起来。她从来没想到要和彬谈恋爱的,即便是有了感动,她总觉得这样的好男孩始终与她相距很远。女孩不知道是否真的喜欢他,那是分不清所谓喜欢和不喜欢的年龄的她太追求完美了,甚至要浪漫到极点,以至于她始终坚持要将这个空白留下,她要等的谁知道是不是彬呢?她想自己再长大一些,能够有分辨力。因此她要试着拒绝对彬越来越深的依赖。那时,她不懂爱,却追求着梦里的完美。

音乐卡的声音?她很快地听出了是生日快乐的旋律。她和同学们一样近乎同时抬起了头,彬就在她的桌旁,生日卡上那跳动的红色,明明灭灭,象极了她此刻的心跳。彬始终还是知道了。他轻轻地说完"生日快乐",便坐到他自己的位置上了。她知道自己此刻是四十多双眼睛的焦点,脸有些烫,一定是红了。而她也没有多余地说声"谢谢"。她有些想哭,是矛盾的肯定和肯定的感动。她很快收起卡片,深怕影响同学们。其实,那个声音已久久地留在她心底了,听与不听都无关于这份感动了。她疑惑了,若要说浪漫,这不已经是浪漫了吗?彬没有字留在卡片上,她合上卡片的刹那如释重负地肯定着。还好,不然,她知道自己会舍不得,一定会留在这个班的。她满足,感激着,回过头对彬调皮地笑着。在以后文科班的日子里,想起那份单纯和坦率总是觉得美丽,好美的青春。

考完期中考试后,就正式文理分科了,她不知道该选择哪一科。文科,她不强;理科,她又有些害怕,或许害怕的是与彬的开始,或许害怕的是开始了又结束。彬是一定在理科班的。她的心里一直很乱,因为彬,她的理科并不弱,可怎么还是进了文科班呢?告诉彬她想读文科时,是那个生日后的一星期,他有些不安,眼中有挽留,有期待,有埋怨。有心痛吗?或许吧,或许什么都不是。反正那天他那明亮的眼睛显得特别黯淡和忧郁,已不再有自信、坚定了。彬沉默了,想说什么,又没说,那天,他讲解题目的声音沉极了,笔也似乎重了。

彬留给她的记忆也不只是那不停转动的笔呀……

以后有问题仍去问他,是彬最后的叮咛。她故作轻松地点点头。之后,彬给了她一张照片,是让别人转交的,也向她要照片,可她没给。在她看来,一切只是形式,如果彬的梦里有她,她会更美,她宁愿相信,如果有若干年后的相遇,……以后,他们碰到点头微笑,也会问问彼此的情况,一切都自然极了,彬的笑仍具有迷人的特质,那是青春的记忆。再以后,彬有了一个开朗又拔尖的女友,她有一次看到他们在校园里手拉手地散步。

再再以后,她来到了一个很美丽的城市念书,彬去了另一个城市的一所重点大学。听说他依旧帅气,依旧优秀,依旧爱那样迷人的笑着。但……他们从不联系。

再再再以后,女孩在一个寒假收拾起高中的记忆,她仔细地看过那一叠的卡片。彬的音乐卡开始泛黄了,毕竟三年多了。卡片上的电池大概用完了吧,打开它时,不再有那首生日快乐了。

她,不经意地打开覆盖着电线的那一折,以前从未打开过的。有两行小字突立在那堆电线旁:如果可以,让我们考入同一所大学吧。

本文地址:http://www.dyulu.com/yigeguan.html

浏览有关:的文章